復工4天,餐飲企業的日子好起來了嗎?
2020-02-14 16:49 疫情 外賣 餐飲企業

復工4天,餐飲企業的日子好起來了嗎?

作者|周佳麗 來源|獵云網(ID:ilieyun)

2月10日以來,全國大多數企業迎來復工復產。對很多機關單位和企業來說,員工集中用餐成為疫情防控工作的重點之一。疫情之下,上班族也從發愁“午餐吃什么”變成“午餐怎么吃”,畢竟這是一場需要脫下口罩的冒險。

已經開放食堂的企業,為了避免扎堆就餐,有的采取分食就餐,由食堂統一配送,員工在工位進行就餐;有的則采用錯時就餐形式,并安排了“高考式”、“隔斷式”一人食就餐區域。

由于疫情還沒有結束,很多餐廳仍然是關門停業的狀態,仍在營業的餐廳也多不提供堂食服務。并且,針對復工潮,全國多地陸續宣布暫停餐飲單位堂食服務,禁止一切聚集性聚餐行為。對一些暫停開放食堂的企業來說,除了鼓勵員工自己帶飯之后,企業團餐訂購成為一種選擇。

為了籌備企業復工用餐,各餐企也開始陸續開通企業訂餐通道,通過這種方式提升外賣單量,開啟“自救”模式。在北京,西貝、金鼎軒、唐宮海鮮坊、松鶴樓等連鎖餐館已經開始接受企業訂餐。長沙、福州、昆山等城市也建立了配餐服務平臺,為當地機關、團體和企事業單位提供集體用餐供配送服務保障。

來源:官網截圖

餐企轉戰線上,開啟企業團體訂餐配送

針對復工潮,多家餐飲行業協會開始統計并公布提供企業團餐的餐廳信息,以便復工企業解決員工用餐問題。北京市餐飲行業協會公布了1387家餐飲門店信息,包括必勝客、比格比薩、東方餃子王等品牌。

上海市餐飲烹飪行業協會聯合美團,征集了80家餐飲企業的1724家門店,在疫情期間向社會提供餐飲外賣供餐服務。從餐廳地址、聯系人電話到起訂份數,都一一列清,方便企事業單位和餐飲企業對接。

全國各地也紛紛發布通知,推廣餐飲企業向廣大團餐需求單位提供集體用餐供配送服務保障模式。

疫情之下,餐企不好過,現金流成為懸在這些企業頭上的一把利劍。企業復工潮的到來,能否為他們帶來一些希望?

“但就現階段訂餐量來看,還是杯水車薪。”金鼎軒市場部負責人邱兵對獵云網說道。

目前金鼎軒共安排14家門店,不提供堂食服務,主要提供工作餐外賣,分布在東城區、西城區、朝陽區、海淀區、豐臺區、大興區等。訂單主要來自商務中心、寫字樓中已復工的企事業單位的辦公人員,也有部分來自附近社區居民。

“企業可通過電話直接預訂,也可通過外賣平臺訂餐或者直接到店自提。價格基本在28元-88元之間,現在各店每日訂餐總量在2000份左右,由于食材成本較高,加上線上平臺費用和包材費用,利潤并非我們首要考量,主要是在疫情期間服務好民眾。”邱兵說,目前的銷量還遠遠不能覆蓋日常成本,但相信隨著復工企業的增多,能對這方面有一個彌補。

針對復工潮,餓了么、美團等平臺也聯手餐企推出相關服務。2月10日,餓了么宣布將聯手永和大王等頭部餐飲品牌,對接地方政府、工業園區等機構,在全國推出“企業團餐安心送”服務,解決各省市復工單位的用餐需求。目前,全國推出“企業團餐安心送”的供餐企業已超9000家,需求企業也在不斷增加。

美團也已經攜手多家頭部餐飲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發起“放心工作餐直供”行動,據介紹,該活動面向全國開啟多人團餐預訂、企事業機構食堂直供,提供從餐廳后廚直達辦公樓的訂餐服務。

來源:官網截圖

對提供團餐服務的餐企來說,解決好食安、配送以及餐品制作、包裝、運送過程中的防護工作尤為重要。獵云網注意到,疫情之下,餐企的外賣訂單上,都特地增加了一張安心卡,標注有菜品制作人、配餐員、快遞員和監督員等崗位的責任人和體溫狀況,通過這種形式,讓企業吃的安心、放心。

餐飲企業的日子,好起來了嗎?

復工潮之下,通過給企業做“工作餐”,能否一定程度上緩解餐企危機?

作為河北省商務廳指定的社會化團餐供餐企業之一,渝鄉辣婆婆運營部經理潘斌告訴獵云網,剛開始看到通知的那一刻,他覺得是個積極的信號,好像希望慢慢來了。

但是,潘斌坦言,從這幾天效果來看,并沒有他預期當中的好。“一方面河北省商務廳公布的社會化團餐供餐企業,對大家來說,更多的是一個引導作用。一些機關單位、公司企業制定了內部規范,沒有選擇外賣。另一方面,目前復工的企業還只是一小部分。”

潘斌表示目前餐企依然面臨諸多困境。“比如目前已經出臺的一些政策,其實很難落地到中小微企業。像減免房租政策主要針對國有物業,但是大多數的餐飲業租的是私營業主的店面。另一方面,目前外賣平臺的一些優惠政策有許多是針對新入駐商戶的,我們也無法享受到。”潘斌說,未來還是積極爭取,希望能獲得房租減免和外賣扶持政策上的支持。

據中國烹飪協會發布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餐飲業影響報告》,目前許多餐飲企業寄希望于的外賣業務實際收效并不明顯,這不僅因為目前防疫工作下,外賣配送受限,還因為餐飲企業需要向平臺支付傭金,而91%的企業表示平臺傭金費率并沒有優惠,甚至還有2%企業表示傭金費率有所提高。

據了解,目前不少餐飲企業已經開始通過自建外賣渠道拓展外賣業務。嘉和一品、眉州東坡等餐飲企業已經搭建起了小程序送餐平臺,南門涮肉也組建了自己的外賣團隊,開始接受電話訂餐服務。此外,也有不少餐飲企業仍然選擇在外賣平臺加大優惠力度以盡可能的向品牌引流。

金鼎軒市場部負責人邱兵也告訴獵云網,此次疫情對餐飲業沖擊很大,餐企確實希望通過提供企業工作餐來緩解當前的實際困難。近期也聯系了一些公司和社區,但就現階段訂餐量來看作用有限。

“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復工,我們還會加大這方面的拓展力度,助力企業解決返崗員工用餐問題,并提高本公司員工上崗率。”邱兵說,同時,我們也希望相關部門在疫情期間能夠給予更多的支持。

餐企的日子什么時候能好起來?有專家表示,此次疫情對餐飲業的影響深而廣,沒有人流的時候,所有的餐飲企業的業績、利潤就無從談起。也有專家持相反的觀點,認為基于國家在疫情防控方面已經越來越科學,各級政府的管理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且疫情已有回暖跡象,因此餐飲企業的春天也終究會回來。

誰能活下來?自救當先

疫情讓曾經活得還不錯的傳統餐企受到了沉重的打擊,遠水救不了近水,很多餐企主在第一時間選擇了“自救”。

往年到了大年初三,蝦吃蝦涮創始人牛艷就會將自己放置在“焦慮”狀態中,迫切地希望自己趕緊忙碌起來。但今年的她更是如履薄冰。受疫情影響,蝦吃蝦涮春節期間在三四線業績受到了大幅度影響。

“過去幾年到了春節,北京等一線城市的餐飲一般處于半停業狀態,消費者在往二三線城市流動。也因此臨到年關,蝦吃蝦涮在二三線城市反而是最忙的時候,但受突發的疫情影響,大部分處于停業狀態,具體損失還未詳細統計。”

對于蝦吃蝦涮來說,2019年是相對來說比較穩的一年,在這一年,團隊更多的精力放在修煉內功上,比如供應鏈管控等方面。而疫情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比如重慶門店,其春節期間一天的營業額可能是平時的好幾倍,也會因此提前儲備好幾倍的食材,但受疫情影響,人工、租金等硬性成本,加上沒有現金流進入,損失比較大。

損失一天天擴大,當機立斷是要“自救”。一方面是處理多余的庫存,蝦吃蝦涮臨時推出了社區買菜的業務,將生鮮蔬菜直接以平價出售給當地社區居民,或者直接贈送給會員用戶,既緩解了庫存的壓力,也補充了社區買菜的民生需求。

另一方面針對員工和加盟商,蝦吃蝦涮進行了一對一的心理輔導和工作布施,包括關于食品安全方面的指引。此外,疫情的發生也讓牛艷關注到線上業務。

此前,因為保證口感,蝦吃蝦涮并沒有過多開設線上外賣業務。而突發的疫情讓她有了新的思考,“當這樣一個事情發生的時候,可能需要我們去更加完善和擴充相關經營板塊,比如線上的品牌周邊產品,比如外賣套餐、半成品餐食等。這對我們來說,是進入新零售的一個機會。”牛艷說。

同樣地,疫情也讓猛男的炒飯創始人劉飛有了更多的時間,去反思,去復盤,去演算。“餐飲算疫情重災區,疫情爆發階段,餐飲行業很多大型品牌在品牌公關及自身運營方面都做得挺好的,是我們的榜樣。”

“還是想利用這個階段,靜下心來好好思考自己企業現狀,努力變通,尋找應對策略,就當是團隊的一次練兵,整體夯實基礎,修煉內功,待疫情緩解,依然能贏在起跑線上。”劉飛如是說。

獵云網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