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疫」:創業公司如何調整融資、經營策略
2020-02-14 11:16 創業公司 疫情

戰「疫」:創業公司如何調整融資、經營策略

來源丨捕手志(ID:ibushouzhi)

疫情下,創業公司該如何調整融資、經營策略?捕手志(微信ID:ibushouzhi)采訪了6位投資人,包括合鯨資本合伙人霍中彥、眾海投資合伙人李穎、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王東暉、天使灣創投管理合伙人葉東東、英諾天使基金&臻云創投合伙人祝曉成、遠瞻資本合伙人秦崗,對于疫情對創業與投資的影響,他們給出了一些思考與建議。

(排名不分先后順序,按投資人姓氏拼音字母排序)

|合鯨資本合伙人霍中彥

我具體從六個維度展開聊聊疫情對創業與投資的影響:

一、賽道選擇

根據我們的觀察,的確有一些賽道受到疫情的顯著影響,或正面,或負面。前者主要是不用接觸人的線上業態,包括企業軟件(尤其是支持云辦公的SAAS等)、在線教育、在線娛樂(尤其是游戲)、生鮮到家、醫療用品與服務等,后者主要是線下業態,包括餐飲、旅游、線下娛樂(尤其是電影)、線下培訓、健身等。

可以想見,如果一個賽道的需求已經清晰,正處在消費習慣建立或擴大的過程中,而且這一需求所需的基礎設施已基本完備,這樣的賽道會從此次疫情中顯著受益,因為這會加速賽道的需求驗證或擴大,加速突破閾值。反之,如果需求未被驗證,或相關基礎設施未能到位,我們不認為此次疫情會推動這一賽道達到新的里程碑。

而受損害的賽道,幾乎無一例外,都是需求被清晰驗證過的領域,其需求無需質疑。短期內,整個賽道的業務會受到打擊,但一旦疫情過去,他們會重新進入正軌。所不同的是,此次疫情會淘汰「體格」不夠健壯的個體,完成一次自然洗牌,幸存的、體格健壯的個體,將會在災后恢復時獲得更大的市場優勢。

總體而言,我們認為疫情對賽道層面的影響是短期的,不應高估疫情在賽道層面的長期影響。市場上如果出現以疫情講賽道故事的輿論,大體上可以視為噪音。

二、投資周期

本次疫情對投資節奏的影響是非常直接的。不僅僅是出差和盡調被阻隔,而且在心理上,出于對潛在風險的防范,投資機構出手會更加謹慎,如果不是已經簽署SPA,機構大概率會選擇繼續觀察標的公司一段時間,以確保潛在風險釋放完畢。

自去年以來,一筆中早期交易的完成,通常至少要三四個月的時間,這個時間在疫情背景下將被進一步延長。因此,即便疫情如樂觀的預期那樣,在一季度之內得到有效控制,二季度啟動的交易,最快也要到三季度才能成交。這就意味著,整個上半年,一級市場的成交將大幅回落。這是市場較為確定的共識。

當然,經歷過疫情「洗禮」的公司,已經用自身的生存證明了「體質」較為過硬,因此疫情之后的股權交易可能會更加活躍。

三、投后管理

此次疫情是對機構投后管理的重大考驗。盡管去年以來,各機構都加大了對投后管理的投入,但疫情帶來的壓力,仍然超出了正常資本市場冷淡帶來的殺傷區間,尤其是那些線下業態,在一段時期以內基本是零收入,而房租和人工的支出卻是剛性的。

現金儲備不足的公司會直接倒地死亡,除非投資人出手援助。而現金不佳的公司,往往是機構Portfolio里表現不佳的,因此大部分情況下機構會選擇不救,至少是不通過直接追加投資來挽救??梢灶A見,二季度會有一批創業公司倒地的消息傳來。

由于早期信息公開不足,這場疫情對絕大部分創業者和投資人而言都很突然,留給大家做出反應的時間和空間都非常有限,春節長假又加劇了這一點。因此,這更是對創業者自身生命力的考驗,投資人除了及時提醒、提供建議和思路、對接一些業務資源之外,能做的事情殊為有限。盡管對服務創業者抱有熱忱的投資人為數不少,但其并非全能,重大疫情本身就屬于不可抗力的范疇。

不過,對進化力比較強的機構而言,此次疫情提供了一次極端情形的投后場景,由此對創業公司的影響和應對,會形成新的認知和方法,融入到公司的經驗庫里,為機構以后的投資和管理提供養分。

四、機構募資

此次疫情對機構募資的影響,好壞參半,主要看LP性質的差異。

首先,對于政府和國企LP的募集,預計是正面影響。疫情顯然會殺傷今年的宏觀經濟,中小企業會遭受較大沖擊,并進一步影響就業和穩定。為此對沖這一風險,可以預見政府會加大對中小企業和創業的扶持力度,包括釋放流動性、鼓勵投資等。

作為促進創新的有效機制,風險投資已經成為政府促進經濟創新發展、地方招商引資的抓手。我們預計疫情之后,政府會陸續出臺更有力度的措施來支持VC行業發展。我們亦呼吁政府加大引導基金投放力度,以VC的市場之手將資源配置到最具創新活力的企業身上。

其次,對于市場化LP的募集,尤其是高凈值人群,影響預計好壞摻半,甚至可能負面為主。其底層心理機制是,疫情本身會影響市場信心,尤其是當疫情暴露的問題得不到有效修復時。盡管抗疫行動全面啟動后,總體控制較為得力,不少地區的表現可圈可點,但疫情早期的處置失當,部分地區和環節的處置能力不足,還是令不少人失望。

人們傾向于把這次疫情視作一次全方位的檢閱,并通過檢閱的表現來推演經濟與社會的后續發展。如果此次檢閱暴露出來的問題,在疫情過后得到準確復盤和有效修復,則市場會「因禍得?!?;反之,從市場募資會變得更加困難。而檢驗疫后復盤的成果是否正面,主要標準是市場化、透明化的推進力度。

最后,一個鮮明的事實是,民營企業、民間機構乃至個人,以及市場化的專業媒體,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現可圈可點。這反映出,在官營機構能力不足的區域,市場機構的彌補能力非常頑強,這是中國經濟和社會的重大亮點。如果政策層能深刻意識到這一點,并以真正實操的開明政策加以支持,則中國經濟的活力還會持續很長時間,而市場信心亦成有本之木,募投雙活躍并非不可期。

此次疫情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的中長期影響,是更值得觀察之處。

五、退出

VC的主要退出渠道是IPO、并購及后輪轉讓。一些接近IPO的項目,如果碰巧受損于疫情,則其IPO節奏可能遭受業績穩定性的考驗,如果碰巧業務受益于疫情,則對其IPO則是正面因素。并購和IPO遇到的問題類似。A股退出則受到政策的影響,如果中國證監會為了指數穩定限流甚至暫停IPO,則短期內退出也會受到影響。同樣,既然上半年一級市場成交將急劇下降,后輪轉讓退出也會遭遇短期的壓力。

當然,我們認為這些影響都是短期的。疫情過后,一切都會回到基本面:項目質地,創始人能力,投資機構的資源、經驗和能力。

六、給創業者的建議

優秀創業者永遠是投資人的老師。投資人能夠給到創始人的建議,主要是總結優秀創業的經驗和失敗創業者的教訓,形成「創業時光機」,將它傳遞給尚未經歷相關創業階段或場景的創業者,僅此而已。

我們相信,經此一疫,每一位創業者都會深刻體會到「安全現金儲備」這6個字的重要性,就是在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公司能支撐特定時間所需的現金,具體時間長度視公司類型和階段而定,最少的情況下,不會低于6個月,而通常需要12個月,甚至18個月。

另外,或許有些創業者會被噪音干擾,高估這次疫情對企業帶來的的影響。微觀層面,如果公司不是正好現金流枯竭,或是正處在需求需要外力助推一把的當口,這次疫情的影響是非常短暫的。不要因為疫情短期的肅殺而過度悲觀,或疫情拉動了一些業務而對公司能力過度樂觀,是一名合格創業者的基本修養。

需要建議的創業者可能主要是遇到困難的。如果非要說一句話,我想說:用盡全力,活下來!因為如果你倒在此次疫情里,疫情過后,你大概率沒有勇氣和心力再開始一次新的創業,因為后面的戰場會更殘酷,玩家會更彪悍。而一旦留在牌桌上,你就因為考驗通關而成為了那個彪悍的人。

|眾海投資合伙人李穎

疫情高峰還未過去,社會恐慌還在早期,預計給創業和融資帶來的影響會延續到二季度甚至三季度初。從現實角度看,沒人能獨善其身,無論線下零售、餐飲、旅游等的直接損失,還是上游生產制造業的產業傳導損失都無法避免。

從創業角度看,我認為此次疫情是個契機,創業者需要認真思考,如何將服務盡可能線上化和產品化,而不能完全依靠線下的銷售和服務體系。因為即使沒有此次疫情,人力成本的管理成本和線下租金成本的長期上漲也是大概率趨勢。

再從融資角度來看,對于一些原本在虧損和現金流不好的企業,如今外部融資肯定會更艱難。創始人最好主動與團隊和投資者進行坦誠溝通,將企業的降本增效計劃盡可能細化,爭取利益共同體的支持。另外,多數在擴張期的企業可能會因為本次疫情打亂自己的業務和融資節奏,建議在提升人效和優化經濟模型上多下功夫。

如今,一個可拓展的業務模型得到驗證比攻城略地要重要很多,而且更容易得到外部投資人的認可。保有足夠的現金才能有明天,相信2020年的春天會早日到來。

|遠瞻資本合伙人秦崗

我給創業者提三個建議:

首先,從人力組織方面來看,要在疫情時期思考在人員有限的情況下如何將效率最大化;合理安排人力,揚長避短,分配任務時,按照任務層級和難易度劃分,最緊急最重要的留給核心人員來完成。

其次,在市場品牌投入方面,削減活動開支,不斷地修煉內功找到自己應該輻射到的客戶人群,越往外延自己的邊界收益就會遞減,初創企業最核心的一定要把第一個圓圈內的客戶管理好穩定住,這是重要的。

最后,在現金流管理上,要保證賬面上留有8-12個月資金是必要的。先想怎么從主營業務上賺到錢,然后再想起來提高效率,最后想怎么縮減成本,這個意識一定要貫徹到腦子里。

|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王東暉

我主要從投資周期角度來看:

目前新年后需要從頭至尾接觸的新項目應該是會受到疫情的影響,整個從看項目到達成意向、TS簽署、盡調、投資款到賬整個周期會被拉長?,F在看疫情趨勢還不算非常明朗,中央與各地政府都在全面嚴控、隔離的情況下,面對面溝通的阻礙較大,對創業者來說也就不利于推進融資。

雖然投資人重新開始工作都較早,但目前只能以遠程溝通交流為主,很難跟項目方有更深入接觸。我們建議項目方目前短期更加關注業務重點,現在可能不會是融資的好時機。在當前大環境下,選擇節流、修煉內功的企業,將比選擇開源擁有更多主動權。

|天使灣創投管理合伙人葉東東

投資遇到過于不好的行情以及過于不確定性的事情,「資本」可以選擇自我休眠。歷史上類似這樣的黑天鵝事情很多很多,所以拉長周期來看對早期投資的影響也沒什么。

投資人在這種行情下,最有人效的事情我認為可能是投后與行研,所以可能有不少投資機構在上半年都會把重要工作放在投后上,努力將已投的公司服務好,提高生存率。而行研不光是簡單的研究新機會,這有點過于機會主義,而是借此多思考,什么樣的商業模式可以加強反脆弱性?

卡爾·波普爾把這個世界分為實體世界、精神世界和客觀世界,從5年前我就比較堅定,世界是在向虛而生,整個趨勢是朝人格化的精神性和數字化的客觀性發展的,但終究所有商業的母體都逃不開實體,如果實體都不好了,精神世界和客觀世界的項目投資也不可能持續好下去,三個世界是相互依存關系。

比如,像抖音這樣的產品影響是很小,甚至可能還大幅提高了DAU,因為它是精神世界——娛樂與客觀世界——算法結合的產物,但它的收入依然大頭是廣告,當實體世界受很大影響時,那它的廣告收入也會下滑。

另外,真正最苦的,依然是我們的中小企業,他們的確太不容易了。所以,我們要建議和呼吁社會不要把所有的包袱和壓力都轉移到中小企業中來,企業和員工也是相互依存關系,過于保護員工,看上去是人性化了,但真正最人性的是如何讓企業存活下來,而不是竭澤而漁。

我們應該允許企業可以以最低工資或者以一定的折扣比例給員工發保障薪水,等企業好轉的時候再反補,畢竟留得青山在比什么都重要。

另一方面,對企業自身來說,沒有比自救來得更靠譜了,指望別人都是不現實的,唯一還有可能的是可以向原投資人、老股東尋求資金支持,包括創始人、合伙人自己掏腰包借錢給公司。

特別要提醒一點,公司在10人以下,現金流遭受滅頂之災的微小公司,我建議創始人直接采取休克式療法,除合伙人外應該就地解散,趁公司賬上還有點錢,直接封存處理。這段時間重新找機會,而不是虛耗等死,婦人之仁。

|英諾天使基金、臻云創投合伙人祝曉成

這次的疫情已經對經濟造成了很大影響,促使大家從各方面去思考未來一年的趨勢和長遠影響。對于早期投資來說,項目數量可能會減少,但長期看這些年的項目質量是越來越高的;通過這幾年的創新政策引導和市場培育,早期投資環境也逐漸進入相對平穩的狀態。未來一段時間對投資機構的挑戰除了項目數量,更多來自于已投資項目的退出,以及這幾年的募資困境。

通過近期我們和創業者們的溝通來看,這次疫情對大多數硬件相關的創業項目影響還是很明顯的,計劃中的客戶拜訪直接受影響,已有訂單會延期,時間上至少2-3個月,反應在現金流上的挑戰大,加上募資也有可能受影響,對于還不能自我造血的項目影響更大。

短期來看,疫情對早期投資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已投項目如何生存和發展,以及是否會有一些項目抗不過去,這個比例如果不高還好,否則可能帶來連鎖反應;長期看,疫情會是階段性的影響,也孕育著機會,對創業者是錘煉,對價值投資是促進。

捕手志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