醞釀跑路還是熬死同行?健身房生死抉擇
2020-02-13 19:49 健身房 疫情

醞釀跑路還是熬死同行?健身房生死抉擇

和火鍋奶茶不同,健身房不會在疫情后迎來“報復性買課”。

作者 | 梅新豪

來源|商業街探案(ID:tananbus) 

“健身房哪天開?”、“健身房會不會倒閉?”……2020年的春節,待在山西老家的健身教練嚴瑞(化名)每天都會收到北京會員在微信上的詢問,他有兩句標準回答:不知道、不可能。

不過,不但會員鬧心,嚴瑞自己也特煩,健身房開不開他確實不知道,自己呆在家里開不了工,工資發不發,領導沒講,自己也不太好意思問。

至于健身房能不能撐過去,自己會不會失業倒不是嚴瑞最操心的事兒,反正健身教練流動性大,大不了再換個經營好的健身房,糟心的是老家沒訓練條件,在家宅著長肉也受不了,無奈的時候只好在朋友圈發個訓練視頻,寫“一年天天訓練,不差這幾天了。”來給自己打氣。

而在另外一邊,健身房的高管們最關心的問題是:因為疫情的不可抗力,停業損失已經成了既定事實,人心千萬不要散了。

兩條腿走路:直播安撫會員,畫餅安撫教練

“我們和餐飲業不一樣,飯店一年整年都能做生意,而健身會所在開年第一個月的經營就能決定自己的生死,因為正常來講,春節后的一個月是健身會所最旺的一個月。” 一位連鎖健身品牌的中層R先生告訴【商業街探案】——在訪談過程里,他不厭其煩地把編輯口中的“健身房”糾正成“健身會所”,似乎是努力把自己的品牌和那些小健身房隔起來。

該高管解釋:對健身房來說,一般從10月開始就準備進入淡季了,越往后天氣越冷,人越不愛動,到年前人流最少,而年后一般人會在吃飽喝足上秤后迅速產生上健身房的沖動,所以一般開年后的第一個月,是老會員續費、新會員辦年卡買課最好的時候,眾所周知,健身房目前的盈利模式其實一種預付費制度,這一個“爆發月”的營收實際上就是為下半年的淡季做儲備,周而復始。

但2020年的春節很不一樣。R先生告訴【商業街探案】:因為該品牌旗下的健身房主要開在江浙滬,所以在疫情初期沒人太當回事,直到20號左右隨著鐘南山院士對疫情的判斷,大家才開始在社交網絡大量關注疫情,而很快,就像外面看到的一樣,健身房關門,對于何時能在營業,所有人都不知道。

在R先生看來,對一些規模最多也就2-4家店的小健身品牌來說,如果平時經營狀態就不太好,可能因為這一個月甚至兩三個月的空檔期,就倒閉了,但名列前茅的大型健身會所應該不用太擔心這個問題,甚至還可以在不幸中找萬幸。

“我們這行業就是:熬死一個算一個,周圍死掉一個健身房就等于還我們一片凈土。因為競爭太激烈了,而且過去像工作室這種健身機構越來越多,經常有在健身房干得不錯的教練自己出去開健身工作室,這次疫情應該是對他們的一個警醒。”R先生說:“所以我們內部就經常說,誰能熬住不死,肯定能迎來春天。”

至于停業期如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兒,該健身品牌有兩個做法:

第一是在抖音開設一些直播團課,回饋老會員。按照R先生的說法,直播課程的主要目的是安撫老會員,暫時沒什么靠這個拉新引流以迎接黎明的計劃,所以也就是教練在朋友圈轉發,配上一些“打贏戰疫,在家健身就是做貢獻”的雞血文字。

根據【商業街探案】的了解,在線開設直播課程是一些大健身品牌的通用做法。至于一些還沒動作的小健身房,里面比較負責的教練也會給關系好的會員一些在線指導,像文章開頭提到的嚴瑞,就給會員發一些肌肉解剖的知識,囑咐在假期的時候好好學習,適當徒手鍛煉。

微信圖片_20200213194713

第二是聚攏人心。R先生告訴【商業街探案】:健身會所的教練來自五湖四海,其中還有一些教練是武漢人,會所不能營業,教練也回不到公司,這個時候要考慮的就是人心不要散了——開工后全部的教練能按時回來上班就不錯。

而健身房不開業教練掙不著錢怎么辦呢?就只好“畫餅”,經理要經常和教練們互動,大家頻繁保持視頻會議,熱烈討論開業后能有什么新打法把丟掉的業績補回來,就是大家在溝通時的常態了。

疫情過后全民大健身?想多了

目前,很多行業都期待著疫情后的報復性消費,健身行業也是如此。一位健身教練對【商業街探案】自信滿滿地表示:戰勝病毒還是要靠鍛煉提升身體的免疫力,大家肯定會在疫情后積極健身,尤其是高齡的鐘南山院士那一身腱子肉,也是所有健身房的廣告。

但實際未必樂觀。

就比如某微信群,平時每天都有人打卡發健身照,但在春節期間的打卡主題是美食制作和線上劇本殺“我是謎”。DT財經報道,假期間頭七天下載量(IOS)上升最多的1000個APP中有超過40%是游戲類應用,其中排名前四的是玩吧、我是謎、狼人殺、口袋狼人殺四個社交類游戲APP,而Keep的搜索熱度雖然在初二后飆升,貌似說明大家都想起來健身了,但最熱門的課程是“馬甲線養成”,說明臨時性安慰性“減肥”的需求占據多數。

這么看,別說很多人沒在疫情期間努力培養健身需求,學習健身知識,可能剛剛建立起來的健身習慣都被疫情打斷了,反而為“我是謎”這樣的App增加了不少流量和營收。健身和餐飲很不同,餐飲在節后是必然會出現報復性消費的,但健身習慣,特別是對新手來說,被強制中斷一段時間可能就是致命傷。

因此,對能夠堅持到最后的健身房來說,他們在節后得到的“增量”可能并不是為了抗疫而加入健身大軍的新用戶,而是很多小健身房撐不住后流失的客戶,可以預見的是,健身房的業態會呈現兩個趨勢:

第一,健身房大洗牌,健身房數量可能會進一步減少,但這對健身行業不見得是壞事。一位業內人士給【商業街探案】分析:國內健身房潮實際上是過去幾年內盲目跟風西方健身概念的后果,但對本土市場來說,大家更愛的是“運動”而不是“健身”,這要分清楚,R先生作為業內人士也佐證了這一觀點,他說:“其實你看那些新起來的健身房,硬件不重要,教練水平不重要,什么最重要?有個游泳池客人就去了。”

這一次疫情正好是一個去偽存真擠掉泡沫的機會,因此,對想在疫情后“抄底”的資本來說,更應該考慮“運動”而不是健身。

第二,會有一些健身房開始轉變思路,謀求“觸電”,但是他們的速度可可能需要快一點,就在健身教練通過朋友圈回饋老會員健身課程的時候,lululemon和安德瑪這些運動品牌已經開始聯合Keep做直播課程,如果這種模式成為常態,那健身房往線上走的空間也就小多了。

商業街探案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