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手機殼還是一門好生意嗎?
2020-02-12 19:44 手機殼 疫情

疫情下,手機殼還是一門好生意嗎?

“那時如果有人問手機周邊產業什么最賺錢,那么內行的人一定會告訴你:賣手機的可能還沒街邊賣手機殼的攤販賺得多?!?/p>

作者|陳蘭   編輯|封成

來源|鹿鳴財經(ID:luminglab)

“什么東西跟口紅一樣,永遠都不會嫌多?”

答案是手機殼。

如果說口紅、衣服、包包是女人的三寶,那么手機殼就是獨立于三者的罕見存在,只要有手機就會有購買手機殼的欲望與需求,而這個范圍絕不僅限于女人。

最好的時代?

去年年底一個微博美食大V發布了一個話題活動,分享自己的吃貨專屬手機殼。

活動話題下,許多網友po出了各種各樣的特色吃貨手機殼,其中奶茶手機殼最受歡迎,并登上微博熱搜榜,一天內討論量超過2萬,閱讀量高達1.6億次。

楊冪曾經因為手機殼不適配的緣故,導致開關按鍵強制按了一個晚上,隨后強制刷機手機中照片全毀,第二天“楊冪手機殼”的話題上了微博熱搜。一個星期后,劉嘉玲在北京出席芭莎慈善夜,一身黑色西裝與墨鏡并沒有引發關注,反而是其手機殼登上了熱搜,殼背后印著的+0與劉嘉玲名字諧音,有人調侃這就是量身定制,有人認為用6+0會更形象,還有人聯想起了賈玲。

更早五年前還有傳聞,汪峰被天價邀約代言一個數碼周邊品牌的手機殼,而在韓國,演員樸施厚、吳漣序2012年時就已經在給手機殼做代言人了。

作為手機周邊第一剛需品,手機殼已不局限于保護手機的一方天地,而是成為了一種獨立的商品,甚至是一片紅海。

工業與信息化部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移動電話用戶總數已達到15.7億,87%的手機用戶會選擇使用手機保護殼或保護套,也就是說,大約有11億個用戶都在使用手機殼。在天貓淘寶上,手機殼相關店鋪也已經高達60多萬家,對應地生產廠家也在不斷增加,在集中了手機殼市場70%以上產能和銷量的廣州番禺,有一個叫大石村的地方,村里的生產廠家就像城市中的便利店,基本十步一間。

而在NPD GroupInc.de 預測中,到2021年時全球智能手機保護殼的需求量也許將達到13.08億個。

手機殼無疑迎來了最好的時代,但一場疫情讓行業停下了蒙眼狂奔的腳步。

首座橫亙在眼前的大山,便是手機出貨量的下滑。IDC數據預測,由于新冠狀病毒的疫情2020年中國智能手機銷量在第一季度可能要下跌30~50%,市場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則認為,就算疫情在3月份之前得到有效控制,中國智能手機的出貨量也會有接近30%的下滑。相應地,手機殼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畢竟兩者是唇亡齒寒的關系。

而香港手機殼制造商Casetify截至去年年底員工數量超過150人,原本這家公司以為2020會是行業歷史上最好的一年,還定下了一個將銷售額提高一倍的目標??梢咔橄虏《镜臄U散致使這家公司的內地工廠關閉,遠程在線辦公下其機場的新店看不到人影,其香港銷售額也跌跌不休。

再聚焦到手機廠商,三星的大多數手機配件都來源于我國,當下各地工廠生產并運往國外的配件都將經過層層篩選才得以順利發出,而大多數工廠都延遲了生產計劃等,如今三星已經收到供應商關于延遲的郵件,并推遲了其Galaxy S20配件比如屏幕保護膜、手機殼等的發布。

什么時候恢復配件供貨還是一個未知數。

緣起

說到底,手機殼的興起離不開iPhone。

十年前iPhone4剛剛上市的時候,很多人抱怨如果握著手機側面通話,信號強度會變弱,喬布斯知道后說了一句話:要使用保護套。

在諾基亞盛行的年代,人們對于手機殼并不是迫切需求,那個時候以諾基亞為代表的功能機的代名詞,是防摔。人們為此還給這些耐摔的功能機取了個外號,叫移動的磚頭。直到2010年手機市場迎來分水嶺,以iPhone與安卓機為代表的智能手機爆發式地出現在市場上,功能機時代開始向智能機時代過渡。

一個行業的繁榮發展,必然會引起另一個行業的衰落以及第三個行業的興起。

2011年初,我國最大的手機集散地深圳華強北市場,從一樓到頂樓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山寨手機,從事手機殼生意屈指可數,彼時淘寶網上也只有5000家網店賣手機保護套。iPhone4發布后的不到一年時間,這些山寨手機廠商接連倒閉,而其中一大半的廠商都轉型成為手機殼生產商,比如原本為山寨手機做硅膠手機鍵盤的做起了硅膠手機殼,原來做外殼的五金加工廠開始做金屬殼,還有那些從事手機美容的店面做起了水鉆殼。

到了2012年,華強北的一樓到頂樓只存在兩種東西,一種是蘋果手機,另一種就是手機殼,除了華強北,上海最大的手機交易市場不夜城通信市場里也有不少店面,都改成了專營高端手機殼的生意,平均每天能賣掉上百甚至上千個手機殼。而相應地,當年10月份淘寶網上賣手機殼的網店上升到了14萬家,僅僅是搜索iPhone4手機殼,你就能看到220萬個寶貝。

有數據顯示,當時我國已形成專為蘋果生產配件產品的產業,僅在深圳就云集了1500 多家廠商,年產值逾千億元。有媒體也曾報道每一次蘋果新品發布會前后,都會有大量手機殼廠商在預測尺碼和預鋪生產線,甚至有“手機外殼鋪貨慢一兩天即出局”的說法,比如美國《巴爾的摩太報》說,2011年Hard Candy公司因對4s手機殼的預制出錯,導致5萬美元打了水漂。

那時如果有人問手機周邊產業什么最賺錢,那么內行的人一定會告訴你:賣手機的可能還沒街邊賣手機殼的攤販賺得多。

而在iPhone與安卓用戶中,iPhone用戶使用手機殼的比例又遠遠高于安卓用戶,美國市場分析公司NPD此前的調研數據顯示,75%的智能手機用戶都會選擇安裝手機殼,其中又屬iPhone 用戶安裝手機殼的比率最高,接近87%的iPhone使用者都配有手機殼。

而在所有不裝手機殼的用戶中,70%屬于安卓機用戶,且早在2013年的時候,49%的iPhone用戶在使用iPhone的過程中就已經不止擁有一個手機殼,形式各樣的手機殼反而成為了手機外觀差異化的個性體現。

去年淘寶賣家中心的數據顯示,淘寶上手機殼總共有2193785種,日均搜索量為71239次。研究組織GfK表示,裝飾性的手機殼早在許多年前諾基亞機型時就開始有了,但手機殼變成賺錢的行業是從蘋果智能手機開始的。

全民All in 手機殼

在中國手機廠商創始人里,羅永浩對手機殼最是意難平,且不止一次公開談起過。

早前他說手機殼是赤裸裸地賺錢,惡性賺錢,一個幾十塊的手機殼成本也就十幾二十塊。后來在做客京東直播時又說:你們可能不太清楚手機行業,我有1499的,1799,2299。1499沒什么利潤,1799微利,但是不如賣背殼和保護套。

手機殼本身就是一門與手機相當甚至超越手機的生意。

就拿蘋果手機殼來說,2013年手機殼品牌Mestiere Deas 曾推出過一款iPhone5國際限定版鉆石機殼,最便宜也要58000元,而這個價錢遠遠高出iPhone5十倍多。近些年國產手機廠商們除了在手機上下功夫,也把手機殼列為新品發布會的周邊主要單品之一以及必賣的周邊,幾乎每一場發布會都會帶上手機殼。

比去年5月份華為P30 Pro限量版套裝在華為商城開啟預約,這個套裝中8GB+128GB版售價5888元、8GB+256GB版售價6388元、8GB+512GB版售價7188元,簡單來說就是,加一個禮盒與手機殼,整個手機多了400元。

無論是想瓜分更多市場份額,還是證明廠商自身的研發能力,亦或者是周邊創新,毫無疑問手機殼都已經變成了每個手機廠商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而除了手機廠商,手機殼還是時尚大牌的必賣單品。

比如2013年的Burberry與iPhone進行了一次合作,即除了在秀場用iPhone拍攝視頻外,還推出了與Burberry Prorsum 2014春夏系列同款風格的手機保護殼;三年后,Stella McCartney將一款手包的設計靈感應用到了手機殼上;同年,Gucci在春夏TIAN印花配飾上架時,推出了與印有蝴蝶、鳥和各種植物圖案的拖鞋和錢包同款手機殼。

而LV在2017年春夏秀場推出了一款專為iPhone7/7 Plus設計的,名為EYE-TRUNK小箱子手機殼,售價在9000-4萬元之間,遠高iPhone本身的價值。盡管后來LV沒有公布過相關銷售數據,但這款手機殼在推出當時給LV帶來了不少關注度。Tapestry旗下的美國時尚品牌Coach也早就做起了專門的手機殼生意。

對于奢飾品牌而言,手機殼并不是一件low的事情,反而是一種吸引年輕人的手段,是走進年輕人市場的敲門磚。Jeremy Scott創始人以前在接受采訪時就說過:“即便部分粉絲或普通大眾可能買不起Jeremy Scott的東西,與他們保持密切的聯系和互動也非常重要,就像很多女孩子的第一件奢侈品單品是口紅一樣,iPhone手機殼也可以成為年輕人的入門級名牌產品。”

奢飾品背后,各行各業也都打起了手機殼的主意。

茶飲行業賣周邊最認真的喜茶推出了手機殼,兩年前在豐田種菜、菲亞特買衣服被調侃的汽車品牌玩跨界話題下,大眾也推出了手機殼,一共153個,每個手機殼由一起交通事故中的汽車碎片制成……

在品牌玩手機殼這件事上,沒有最多,只有更多。

火焰下的冰山

不過,即使沒有疫情的突襲,手機殼火熱生意下也隱藏著無法忽視的冰山。

首先,質量和安全問題與產業發展如影隨形。

目前在手機殼市場中沒有統一的交易平臺,沒有統一的品牌,且門檻極低,行業零散混亂,充斥著不少價格低廉的低端產品。這些產品沒有經過安全性、可靠性、穩定性等方面的專業測試,沒有品質方面的保障,不僅會損害消費者的權益,也會對一些品牌企業造成沖擊。

有的廠家為了降低成本擴大利潤,甚至會使用工業原料廢渣進行生產,而這些被生產出來的低廉劣質的手機殼在健康問題上存在很大疑慮,比如一些不合格的手機殼會發出刺鼻氣味,醛類和苯類物質超標,常年累積使用會嚴重影響用戶的身體健康。

2018年4月,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發布了《2018 年手機保護套比較試驗》,對線上線下熱賣的28個品牌30款手機殼套進行了比較試驗。其中,有5款手機殼套檢出了有毒有害物質,且檢出的有毒有害物質含量超出了標準限值的要求,其中包括了蘋果、小米等大品牌。

也有人做過線上O2O模式的手機殼交易平臺,比如玩殼網,想要為大家創造一個良好的購物體驗交易平臺以及原創手機殼的第一品牌,然而到了今天,還是倒掉了。

完善的標準規范一天沒有建立,整個行業的機制就一天沒辦法運轉起來,淘寶上生意做得好的品牌玩家基本上避免不了新玩家們的抄襲,誰有爆款就抄誰,復制你的創意再壓縮價錢吸引客流量,從而造成了劣幣驅逐良幣的病態現象。

亂像抄襲之外還有版權之戰。

2015年羅永浩在錘子堅果手機發布會上說為堅果手機推出了限量版后殼,而那一系列殼中包括了經典形象馬里奧,發布會后的沒幾天,羅永浩就發文稱取消堅果手機定制限量版。

這個取消并不是一時興起,而是馬里奧形象的版權方任天堂表示,不會在中國做任何類似授權。

羅永浩與任天堂并不是個例。

Typo曾為iPhone5/5s設計了一款帶有類似黑莓手機全尺寸鍵盤的手機殼,想讓用戶在不入手黑莓Q10的情況下也能擁有真實的輸入感受,2014年黑莓手機知曉后直接向向加州北區地方法院起訴Typo侵犯其專利權,并在產品出品當月提交訴訟,最終獲得86萬美元賠償。

更早在2012年的時候,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就曾對5家中國公司生產的便攜式電子設備保護殼發起“337 調查”,從而讓有版權問題的這幾家中國公司被隔絕在美國市場之外。

版權的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這種意識卻是每個品牌必備的。

而隨著手機殼日益龐大的生意市場,國家已經帶頭走出了第一步。去年,由中國通信工業協會牽頭制定的國內首個手機殼套團體標準——《手機殼套通用規范》,于2019年04月22日開始實施,此標準從手機殼套產品外觀、安全、環境適應性、功能和環保等方面規范了普通手機殼套及防摔型手機殼套、防水型手機殼套、裝飾型手機殼套等功能型手機殼套的質量技術要求和試驗方法,并規范了相應的質量評定程序及包裝、運輸和貯存。

然而,冰山的融化絕不在于一朝一夕,也不只需要單方面的力量。好生意的確是好生意,但不可否認,手機殼市場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鹿鳴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